即时新闻:
派出所
派出所频道  >  社区警务  >  社区警事 > 正文

四进山坳化解邻里间10年积怨(图)

2017年03月16日 15:16    来源:中国警察网   作者:潘成涛 叶文双   

潘成涛 叶文双
图为民警化解邻里间积怨。

  我叫贺晓俊,是湖北省竹溪县公安局汇湾派出所的一名民警。

  在竹溪县人的眼中,县城以南的龙王垭是个分水岭,翻过这座高山,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山里。

  我工作的汇湾镇,就位于延绵起伏的龙王垭山脉脚下。沿崇山峻岭流淌而来的汇湾河如同一条玉带,让这里平添了几分灵动和秀美。

  3月7号上午10时,派出所电话响起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妇女的啜泣的声音:“邻居曾某某把我家聋哑弟弟的脑壳打出血了。”

  “警情就是命令”。我和另一个同志赶往现场。

  警车沿着通村公路艰难地爬行了40多分钟,直至公路的尽头,已经没有了道路。随行的村主任告诉我们,还要步行6公里左右才能到达目的地。大家弃车而行,边走边与村长聊了起来。

  “这两家是我们村居住最偏僻的人户,他们习惯了山上的生活,都不愿搬到山下。”村长介绍到。经过进一步了解,报警的妇女邹某某,在丈夫去世后,一直照顾着丈夫的聋哑弟弟,生活在一起。而打人的曾某某,也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,喜欢较真认死理。

  “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,这两家经常发生纠纷,10年来,他们虽住在一个院子,但都是各扫门前雪,老死不相往来。”村长说。

  这是怎样的两户人家?是怎样的心结让他们形同陌路?……?我们不禁加快了脚步,想尽快地去探一个究竟。

  从山顶上远远望去,山坳里的两幢土坯屋并排着。屋前很小的晒场也被插在中间的一个木栅栏,一分为二,如同楚河汉界一般。

  当我们临近院子时,从两家各自奔出一条狗来,冲着我们一阵狂吠。在各自主人的呵斥下,狗儿们夹着尾巴溜进屋子。

  被打伤的聋哑男子从门槛上起身,摸着自己的头,叽哩哇啦地说了起来,从他的表情里,像是在向我们诉说心里的委屈和伤痛。经过查看,他头上一条不长的伤口已经结了血痂。

  事发的原因其实很简单,邹某清晨上坡做活时,不小心踩断了曾某种在路边的一颗花椒树苗。之后,邹、曾二人吵了起来。聋哑男子怕嫂子邹某吃亏,进而和曾某厮打,将曾某一拳打倒在地,曾某起身后,操起一根木棍,一下将聋哑男子的头打了一条口子。

  调解过程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顺利。两家把老账新恨都抖落了出来,一副不厘清不罢休的架势。并且都放下狠话,宁愿被处罚也绝不言和。

  第一次的调解就这样无果而终。

  第二天、第三天,我和民警又再次走进山坳登门调解,仍然没有促成双方达成谅解。

  回到所里,我很委屈的向所长周金明诉苦:“明明是为他们好,可他们就是不领情,唾沫都说干了,路也白跑了。”“曾某和哑巴男子的互殴行为,都应当进行治安处罚。”

  “处罚只是手段,不是目的,如果通过这次事件能让他们重修于好,才更有意义。”周所长沉默了一会说。

  “你们把双方比较懂道理的族人找到,一起再做做工作,兴许会有好的结果。”周所长给我们支招。

  12日一早,按照周所长的安排,我们找到了邹某、曾某各自家族中几个年长的村民,一起来到院里。我有意安排邹、曾二人坐在一起。温暖的阳光下,一圈人东一句西一句地聊了起来,几个年长的村民引导两家回忆起过去相互照应的往事,我们也给两家算起了“名誉账”和“经济账”。聊着算着,两家人的脸上都有了笑意。

  只见曾某站起身来,不好意思地对邹某说道:“这次我不该出手打人。”而邹某也忙不迭地答道:“是我们先错了。”

  接下来,两人都在调解协议书书上慎重地签字和盖上了手印。

  “我们山里人最实在,既然在白纸黑字上盖上了手印,就请你们放心,我们不会再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临别时,双方表示。

  “派出所很多时候就是面对群众的小事,只要我们用心、用情、想办法,就没有解不开的心结。”周所长笑着说。

  

责任编辑:杨秀奇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