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时新闻:
新闻
派出所频道  >  派出所故事  > 正文

从警“第一课”

2020年04月03日 15:26     来源: 中国警察网    作者: 陈计会   
中国警察网 · 陈计会  |  2020-04-03 15:26

  中国警察网讯 从警多年,经历中不乏刀光剑影、擒拿搏杀,在脑海中没有留下特别的印象,唯独1993年的除夕之夜令我难忘。
  1992年警校毕业,我被分配到一个基层派出所工作。次年临近春节,辖区内发生一起绑架儿童勒索的重大案件,我们连续奋战一个星期,终于将案件破获,就剩一个犯罪嫌疑人未抓获。除夕那天,我本以为能痛痛快快地过个年,当我搁下饭碗准备看一会儿央视春节联欢晚会时,腰间的BP机响了。“有急事,速回所集中!”我放下电话,只得去派出所。我在10天前就和朋友约好除夕夜去看市里的大型烟花晚会,想不到这样的好事泡汤了,心里真不是滋味。
  我赶回所里,除了值班人员,只见到所长等四个人。我问,不是全体集中吗?所长说,不,就我们五个人。我默默地坐下来。所长说,大家这个星期很辛苦,今天是除夕,本该让大家与家人团聚团聚。但是,这个案子影响很大,我们要尽快将涉案人员全部抓获。现在还剩一个犯罪嫌疑人,他住在郊县一个小镇,还是个孝子,今晚可能会在家。
  吉普车驶出派出所,街上冷雨纷飞,但热闹非凡。经过一番颠簸,我们到达郊县小镇的派出所。零时许,在社区民警的引导下,我们包围了犯罪嫌疑人的房屋。该屋后面有围墙,所长与社区民警去敲门,我们四个人埋伏在围墙下,防止嫌疑人爬墙逃跑。果然不出所料,嫌疑人听见动静跳出墙外,我们追上去将其按倒铐住了。令人沮丧的是,周围是泥沼,我们的警服溅满了泥水,我那双新买的皮鞋也成了“泥鞋”,面目全非。
  上了车,我就归心似箭了。然而,天雨路滑,车又超重,越来越难走了。在驶上一段泥泞的公路后,泥浆溅到了车顶,汽车像跳舞,大幅度摆动。突然,车滑进了路沟,不管怎么使劲,总是爬不上来。无奈,车上只能留一个司机、一个看守嫌疑人的民警,我们跟所长下去推车。尽管我们已顾不上寒冷、泥水,死命地将车往上推,但车好像和我们作对似的,上去一段,又滑下一段,仍在原地方。
  怎么办?我思忖着。所长突然冲着我说,前面好像有户人家,去请几个人来帮帮忙。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试试。
  我敲开门,眼前是个年过花甲的老汉。他见我浑身泥水,在惊愕之余,热情地让我进屋。我将来意对他说了。本以为他会推托,想不到他回答得挺干脆:这事,好办。他立刻叫醒了两个儿子,并端来一碗热汤圆说:你是新年我家的第一位客人,一定要吃了它。我的心里顿时涌起了一股暖流。
  在他们父子三人的帮助下,我们终于在没膝的泥水中把汽车推上了公路。我环顾了一下,他们父子三人和我们一样浑身都是泥水。所长很是过意不去,从身上淘出200元塞到老汉手里,连声说:辛苦了,大冷的天,既吵醒了你们,又搞成了一身泥水。老汉连忙推辞:使不得,说辛苦,与你们相比,我们做这一点不算啥,没有你们,我们怎能过个安稳年!说罢,父子三人消失在细雨中。
  从警短短几个月,这才是第一课,也是入门课。它使我一下子明白了“警察”两个字的深刻含义,这是从书本上无法学到的。
 


触屏版 | PC版

© 中国警察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