即时新闻:
派出所

一个窑洞派出所的守望

2016年08月04日 14:08    来源:中国警察网   作者:胡杰   

  1935年10月,中央红军陕甘支队兵分两路由甘肃环县向陕北根据地靠拢。其中,左路一纵队由毛泽东、周恩来、林彪率领,靠北沿山沟底行进;右路二、三纵队由彭德怀、叶剑英、邓发率领,在南沿山路与一纵队基本保持平等距离前进。16日,左右三个纵队相继进入定边境内,行军、战斗、宿营四天三夜,经过三个乡20多个村。据考证,这是中央红军第一次进入陕西境内。1936年8月,彭德怀率领中央红军西征时,再次经过定边。

  站在定边县公安局白湾子派出所院子里,只要一抬头,就能看见海拔1907米的魏梁山。这座看上去并不巍峨的山峰,就是榆林的制高点。当年彭德怀的“西方野战司令部”,就是翻过魏梁山,向甘肃进发西征的。从白湾子派出所出发,邱鹏玉和他的同事们用27分钟时间,就能登上魏梁山顶。正是定边风光最好的时节,八月的阳光下,田野呈现出自己最迷人的色彩来:开白花的,是荞麦与洋芋;金黄色的是向日葵;绿中带黄的是包谷;而一望如碧的,就是用来柞油的胡麻了。

  36岁的邱鹏玉是白湾子派出所的指导员,也是这个派出所四个正式民警中最年轻的一位。半夜出警回来,他习惯于泡一碗方便面充饥。半年前,邱鹏涛发现自己有了“过劳肥”的趋势。于是,他开始每天清早爬一次魏梁山,并且动员不值班的民警跟他一起去。他的思想政治工作,常常也就在和大家爬山时的交流中完成。

  白湾子派出所建于1985年,六孔“外砖里基子”的窑洞,据说是当年六万元买银行的。白湾子地处干旱缺水的白玉山区,派出所吃的一直是窖水。院子里的水窖有七、八米深,四周是水泥,底部是可以透气的黄胶泥。这样的结构,能保证储存的水即使吃上一个月也没有异味儿。水窖的水是罐车拉来的,一车水八百元,派出所一年需要用十几罐,经费由县公安局解决。冬季里,白湾子的气温最低能达到零下31度。揭开铁皮水窖盖,会有水蒸气呼呼地冒上来,尽管水窖边沿结着厚实的冰。

  一年中最冷那段时间,定边老百姓讲究杀猪吃槽头肉,这风俗有点像东北人吃杀猪菜。这种时候,也是家里亲人的一个聚会由头。去年三九时,县城有个小伙子开着辆皮卡,拉着妹妹和6岁的女儿、82岁的岳父,一起去白湾子派出所辖区的张三村吃槽头肉。白湾子一带的道路弯道极多,离张三村还有一、两公里时,皮卡车要上一个坡,还要拐一个接近九十度的急弯。小伙子为了冲坡,加大了油门。可是,路上刚下过雪,车速又过快,结果,皮卡车头朝下掉下了一个30多米深、像旋涡一样的圆坑里。小伙子拼了命爬上坑,打了报警电话。

  十分钟后,邱鹏玉带着三名民警、协警赶到现场。他们向过路的货车司机借来一根拖车绳,绑在猎豹警车的轮子上,一个一个顺着绳子下到坑底。民警打碎车玻璃,想把伤势较轻的小女孩儿拖出驾驶室。可尽管大家手上都划出了血口子,救援却没能成功。坑底积雪没过膝盖,因为见不到阳光,所以极其阴冷。民警们打电话向镇上求助,让镇上先送来棉被,给车上三位伤者盖上御寒。他们还曾调来镇上唯一一辆两吨半的吊车,试图把皮卡车吊起来,但是也失败了。后来,县上消防队的专业救援人员赶到,民警帮着他们将切割机吊进大坑里,将报废的皮卡车彻底切开,才终于将三名受伤人员救了上来。从上午十点开始,邱鹏玉他们四个一气忙活了六个多小时,竟然丝毫没有感觉到饿。

  另一次,深更半夜,有辆河北大货车在离派出所十公里的地方抛锚了。外地司机没经验,用的是负十号的柴油;而当地司机用的是负二十号的柴油。河北司机用喷灯烤了油箱,可走不了多远,油又冻住了。孙宝强所长带人赶到的时候,两位河北司机已经快冻成了机器人。人被接到派出所,这俩司机抱着电暖气就不撒手,比见到亲人还要亲。诸如此类的救援,每年冬季都是白湾子派出所民警的保留节目。

  定边缺水,土路再经拉油车反复碾压,每年积雪一化,就到处是虚土。有车一过,就是一百多米长的灰尘带。民警下乡回来,一个个都像从土里钻出的土行孙。如此一来,民警都在单位备有新旧两套警服和鞋子,旧衣裳和鞋子,就是下乡专用的。土行孙们回到派出所,也完全不可能洗澡,顶多洗个头、洗个脚。这里,水比油都金贵呢。

  绍梁村有个叫赵计划的村民,因为出生那年赶上计划生育得名。赵计划两口子开了个小卖部,面向的主要是家门口的采油工人。有一回,有个工人买了瓶康师傅凉茶,喝完后,发现瓶盖上有个“再来一瓶”的中奖字样,就拿着瓶盖过来找赵计划兑奖。可赵计划夫妇并不知道有”再来一瓶”兑奖之事,拒绝兑奖。双方就吵起来,并且发生了拉拉扯扯。晚上十一点,赵计划情绪激动地拔打了报警电话。

  那会儿,派出所的警车还是一辆桑塔纳。所到之处,虚土几乎没过半个车轮。就这样,忍受着扬尘暴土,邱鹏玉和民警驱车两小时赶到绍梁村。民警出现的时候,双方仍在僵持中。采油工人坐在小卖部门口的一个啤酒箱上,仍然精神抖擻;而赵计划夫妇一声不吭地黑着脸,等着民警来替他们“讨回公道”。“我们来回跑了四小时,解决问题却只用了一分半钟。”邱鹏玉跟那位工人说,不就是三块钱的事儿吗?这钱我掏了。就为这点事儿,你们让我们半夜跑来出警,合适吗?一听这话,刚才还都理直气壮的双方都像被针扎了的气球,蔫了。赵计划拿出一瓶饮料给那位工人,而工人羞愧地连忙摆手,转身就走。黑暗中,邱鹏玉能感觉到,这人的脸都红了。

  2008年,邱鹏玉是和所长孙宝强一起被任命到白湾子派出所的。当时,老孙已经42岁,很多人以为他不过是在白湾子过渡一下,没想到,老孙一气儿在这儿呆了八年,成为白湾子派出所六任所长中任期最长的一位。当所长,就像过日子,什么心都得操到。大到人命关天的大案,小到门口报警灯箱的灯丝烧了,都得在他的脑子里打转。白湾子所生活条件艰苦,也没什么文化生活,怎么能拴住民警的心,就是门学问。冬天,白湾子的蔬菜很贵。一小把鸡蛋粗细的芹菜,能卖到15元。赶上大雪封山那几天,更是有钱也没处买。怎么把夏天的菜钱省一省,让民警在漫长的冬天吃得好一点呢?老孙来了以后,盯上了派出所宽敞的后院子。他和民警将后院铺好的红砖扣出来,翻出了20多平米地;然后,他又问镇政府讨了点儿农膜,搭了个蔬菜大棚,种下了黄瓜、西红柿、豆角、辣椒、茄子等蔬菜。民警们都是农家子弟,有的人种菜就行家。所里旱厕的大粪晒干后,就是上好的肥料。从六月开始,由黄瓜打头,到八月底豆角收尾,小菜园自产的无公害蔬菜可以吃三个月。整个夏天,派出所基本上不用买菜。既然派出所后院子挺大,那为什么不多种点菜呢?老孙要算经济账。种的菜,够吃就行了,还是因为水太金贵。

  派出所人心齐不齐,搞案子就是块试金石。

  去年冬季,有人悄悄跟所长老孙说了这样一个情况:纪畔乡刘伙场村的李宝平隔三差五老往村里骑摩托,每次骑的都不一样。李宝平有过犯罪前科,本来就是派出所关注的对象。老孙让民警去一摸底儿,得知李宝平骑回去的摩托车,都低价卖给了村民们。为这桩案子,老孙在两张办公桌拼起的仓库兼会议室里开了个所务会,决定成立专案组,由他亲自任组长。老孙借了两辆地方牌照的车,让民警穿上便衣,挨个儿打电话,把那些买李保平摩托车的村民约出来,单独进行调查。

  李宝平的底儿是摸清了,但人却不好找。此人是个年近四十的老光棍,平时不回村。除非他主动跟别人联系,他的手机一般都处于关机状态。可是,李宝平逢年过节,还是会回家的,因为他还有个老娘。于是,老孙把抓捕他的时机选定在今年元旦的前一天。这天,派出所民警兵分两路,一路守在村里,一路在李宝平经常出没的定边县城步行街一带,拿着他的照片进行辨认。结果,李宝平在步行街旁边的一个小巷子里被抓获,白湾子派出所民警一气儿追回了30多辆被盗的摩托车。

  夜里再加班,邱鹏玉已经能忍住,不再吃泡面。半年来,爬魏梁山给他带来的变化是:成功减了七斤体重。



责任编辑:满容妍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猜你喜欢